主页 > 关注行业 >「不能坐」的韩国博爱座,让我对老人们的善意归零 >

「不能坐」的韩国博爱座,让我对老人们的善意归零

来源: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518纵博官网     2020-06-11 02:28:07     阅读次数:231

文、摄影:Fion(Fion的韩国生存笔记)

空着的博爱座

刚来韩国时,我搭地铁看到空位就坐。身旁来过韩国几次的台湾朋友,小声而紧张地跟我说:「快起来,那不能坐。」

「为什幺不能坐?」我不懂。

「那是老人家才能坐的,其他人不能坐。这是韩国习惯。」 朋友有点急了。

「但现在又没有老人。而且我是外国人,不是韩国人。」 我超皮的。

朋友无可奈何,只好抓着把手站我旁边,想跟我聊天,又想假装不认识我。

不过,等我在韩国住久了,看到车厢两端的敬老博爱座, 我也自然的避开不坐。即使身体不舒服,也宁可站着。

地表最强阿珠嬷,任性的韩国老人

如果要问我讨厌韩国什幺,我会说「老人」。

韩国老人爱插队,也不爱看路牌,反正随手抓住一个过路人,总会有人恭敬的回答。有时我会装作不懂韩文,避开问路的老人,对方还兀自碎唸:「来我们国家竟还不会讲韩语。」 在韩国,「老」就是特权,「老」就是比较厉害。

首尔地铁里,车厢两端的座位,是博爱座。以二号线来说, 一个车厢共有54个座位,里面有12个是博爱座。年轻人如果在博爱座坐下,总会招来几眼。也不是白眼,而是「他竟敢坐在那?」的异样眼神。

但博爱座的设置,有招来比较多让位的好意吗?以我自己在首尔和台北都住过好几年的经验,首尔人在地铁上让位的画面,比台北少很多。

首尔的通勤範围很大,上下班花上两小时都不为过。我之前每天上下班,通勤就要三小时。而且上下班尖峰时段,空位少,上了一整天班,谁不累?如果运气好有位子坐,谁还有力气把自己位子让出来?

如果看到有老人站在一般座位区,知道我的想法是什幺吗? 我的想法是:「你怎幺不去站到博爱座旁边?不是已经帮你们留了那幺多位子吗?我们平常想坐都不能坐耶。」

我发现自己有这种想法时也吓了一跳,这想法好没有慈悲心。但上班通勤的疲累,加上平日对韩国老人的积怨,我已经放空到,成了视空位为猎物的野兽。

检讨了自己的想法,我应该是认为:「设置博爱座=尽了义务。」而且,这还是个没有弹性的义务(即使没有长者,一般人也不敢暂坐),让我对老人们的善意归零。

我常觉得韩国人,被徒具形式的礼仪规範给綑绑。绑久了,累了,僵化了,反而忽略人真正的价值。曾看过唐凤在受访时,说了一段话,我好喜欢,看了好激动。那句话是「我希望认识你是因为你心中的价值,不是你的阶级与角色,因为后者会随时间改变的。」(出处〈创造对话空间 唐凤的奇幻之旅〉by 报导者)

我想要时时提醒自己这段话,不要让阶级与角色窄化了我对人的感受。但我还是会忍不住讨厌那些爱插队的韩国老人就是了(唐凤表示……)。

「不能坐」的韩国博爱座,让我对老人们的善意归零

台北捷运于1996年通车,首尔地铁则是于1974年开始运 行。等于是22年资历差异的前后辈,台北捷运得叫首尔地铁一声学长(1900年运行的巴黎地铁则是人瑞了吧)。许多台湾人很得意「我们的捷运比其他国家乾净!」我都不太懂他们的逻辑。毕竟新盖的房子看起来比较亮丽,这不是当然的吗?

不过,台北捷运坐起来的确比首尔地铁舒服,原因如下:

1. 首尔地铁月台没有冷气

不像台北捷运,只要进站就是凉爽的空调环境(地上路线除外),大部分的首尔地铁,是在车厢里面才有供冷暖气,只有少数会在月台就有冷暖气(就算有也超弱)。冬天极冷、夏天极热时,站在月台上等车真的会冷/热到想骂人。

2. 首尔地铁电梯少

首尔地铁盖得早,所以电梯/电扶梯很少,要搭电梯得特地找。特别是编号数字小的线路(数字越小代表越早建),很多站只有一、两处有电梯,所以常常看到老人家,辛苦的扶着把手一阶一阶的往上爬。

有次妈妈和姊姊来找我玩,我抱着自助旅行就是要搭地铁+公车的原则,逼着大家与我一起健行,却忘了妈妈不像韩国人,已经习惯地铁的上上下下。她走到脚痛又不想扫兴,硬是跟着我们爬一堆楼梯,回国之后髋关节出问题,最后还严重到得开刀。虽然妈妈安慰我「本来脚就不太舒服了,不是你的错」,但我总觉得自己该负一部分的责任。

后来又有家族的首尔之旅,这次我就坚持绝对不搭地铁,全程坐计程车。即使节俭的爸爸心疼计程车费,我也不再让他们搭地铁、爬长长的楼梯。(而且其实人多的话,有些距离坐计程车反而还比较划算,又省时!)

「不能坐」的韩国博爱座,让我对老人们的善意归零

3. 首尔地铁换线累

首尔地铁线路多,交汇的站也多,换线蛮方便。但是,换线都要走很~久!明明是同一个站,只要换到另一条线上,步行距离可能会超过500公尺,中间还得上上下下。

有次我要回国,朋友好心载我去搭机场铁路,到「数码媒体城站」搭车。「数码媒体城」这一站,有地铁六号线、机场铁路线,以及京义铁路线,三条线交集。刚好朋友放我在京义铁路线的入口进站。

结果等我真的站到机场铁路线的月台,已经是10分钟后的事了。

是的,光是换线,我就走了10分钟。

当然,不是每一站都像「数码媒体城」一样结构複杂,也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拖着30公斤的行李在分秒必争的赶飞机。不过,我自此再次学乖,一山还有一山高,首尔地铁一站还有一站深,千万别小看换线这件事。

4. 下错月台好麻烦

台北捷运是进了站之后,再决定要下哪个月台。而且大部分的月台是在两个轨道的「中间」。也就是说,发现自己搭错方向了,赶快下车,换搭对面的车就好。

但首尔地铁有许多站,是在进站前就得决定好方向,进了站就直接是那个方向的月台。如果走错边,那就得出站再进站。交通卡没有那幺聪明,知道「啊!这个人走错边了,我不要扣他钱」,于是你得再付一次₩1,250(约台币30元)的费用。或是其实交通卡只是在装傻?这我就不知道了。

其实,每个闸口都有一扇附有对讲机的小栅栏,按下通话键,可以跟站务人员说明:「我进错边了(放我出去啊啊啊)」, 他们就会远端开门让你通行。但是韩文不好,或是像我一样懒得等、嫌麻烦的人,通常就是认赔杀出,然后提醒自己下次在这一站不要再犯。搭个地铁跟人生一样累,陷阱好多。

「不能坐」的韩国博爱座,让我对老人们的善意归零
这一类闸口分为两侧的地铁站,在进站前就得搞清楚方向。
什幺都卖,什幺都不奇怪的首尔地铁

台北捷运,进站之后就禁止饮食,连口香糖都不准,根本地铁界中的新加坡。不过,首尔地铁就自由奔放许多,喝饮料当然可以,吃东西也没关係,甚至还会有人在里面摆地摊、叫卖。

虽然没有规定不能吃东西,不过韩国人大多只会喝个饮料, 像是拿在手上的咖啡。真的抓着食物大吃特吃的,我几乎没看过。反倒是我自己之前常常赶着上班,都是在进站前,在闸口旁边的便利商店买了三角饭糰,就这样站在车厢里吃。

可能也因为禁止饮食,台湾捷运才能常保亮丽如新。而台湾的《大众捷运法》严禁站内商业行为,甚至还有新闻报说, 就连在捷运站内,只是面交都可能被罚款。不愧是地铁界的新加坡(新加坡是否耳朵痒痒)。

但韩国在这方面的法律,远比台湾来得暧昧不清。许多人会钻此漏洞,在地铁站内摆摊,或是在车厢内叫卖东西,甚或用奇怪的手法募捐。

韩国地铁在站内及站外,都有设置一些商家的店位,让人承租、经营生意。大部分是小吃、咖啡、杂货、衣服。像我每次在往十里站这个有四条线交汇的大站换车,都会被站内小吃摊贩的食物香气给迷走,很想当场饱餐一顿。

有时候则会有短期的摊商,卖一些从工厂流出来的便宜小物,像是袜子、手机壳,质感很普通,但就是价格极廉。

这些有缴店租的,属于合法商家。另外有些人呢,是直接摆一块布,在上面放上商品,把地铁通道当作地摊在摆。这种没缴租金的,就是拚运气,跟摆地摊躲警察一样。

「不能坐」的韩国博爱座,让我对老人们的善意归零
被地铁工作人员驱赶的违法地摊。

至于车厢内,则偶尔会有人出现,拖着一卡行李箱,叫卖 一些便宜又神奇的小东西。我就看过世界地图的海报、洗碗的钢刷、野餐的垫子、清水管的工具等等。不得不说,他们说得口沫横飞,我有时候还真会有点心动。

有一次我真的下手买了,一个₩1,000(约台币30元)的耳扒子。塑胶粉红色的柄,歪斜地插着一个金属色、有点刮痕的耳扒。真要用,我不敢。买了回家,就只是放着。会掏钱买下,只因为画面凄凉。卖家双膝以下全无,绑在腰上的绳子,连着一个箱子,被在地上爬行的他一起拖动。他单手举高,握着一 把耳扒子。要买,得弯腰把一千块在他眼前挥动,然后像抽籤一样,从他紧握的拳头里,自己抽出一根耳扒子。

还有那种发传单的奇怪募款。有时滑着手机,就突然看见自己的膝头上被放了一张写满字、皱巴巴的纸,上面述说着某某人的悲惨故事,希望各位大德大量,看了他的故事,花个几十块买他所兜售的产品。这张纸,是一张「重覆使用」宣传文物, 如果发传单的人回头,发现在你这边回收不了那份文宣,又没有钱可拿,那他可是会破口大骂的。所以遇到这种状况,唯一的处理办法, 就是静静坐着别动。在下一站到站之前,同一个人会来回收这份传单。

「不能坐」的韩国博爱座,让我对老人们的善意归零
在车厢叫卖着野餐垫的小贩。

对于首尔地铁的这些乱象,有人认为「这些人也是为了生存啊!」,是不得已的选择,何必严苛以对。也有人认为「在车厢内叫卖好吵」, 希望站务人员能积极处理;还有人认为「回家路上也可以顺手买个东西,很方便啊」,各种意见都有,根本父子骑驴。

只能说,这个「地铁内摆摊/叫卖/劝募」的行为,因为一开始未严加控管,一路发展到现在,已经成了法律、站务人员人力配置、卖家的生存权等各种考量所纠结在一起的複杂问题,很难有清爽明快让各方都满意的解决之道。算是个灰色地带,「维持现状」似乎是唯一的解答了。

「不能坐」的韩国博爱座,让我对老人们的善意归零
传单上写着自己从小就有身障,希望乘客能掏钱帮助他,买他所兜售的₩2,000(约台币60元)口香糖。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拜託,韩国人:莎拉嘿唷!Fion的毒舌观察日记》,八方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Fion/文、摄影(Fion的韩国生存笔记)
绘者:​NING’S

本书内容

开心也喝,失恋也喝,这就是韩国烧酒的魅力!一日三餐!韩国人都吃什幺?令人大开眼界的首尔地铁文化!来去韩国住,体验在地生活!认识韩国人,交韩国亲辜,你要有一点GUTS!在韩国工作,你要有新鲜的肝!韩剧看太多的后遗症──最爱粉红泡泡

本书特色

    Fion的韩国生活日常大公开!从食衣住行,到娱乐、工作、恋爱,以轻鬆好读又有点吐槽毒舌的笔调,给你来点不一样的韩国!掀开地狱韩国的真实面貌,了解韩国人的独特性格、行事风格、价值观。姊,需要的不是坚强,而是毒舌吐槽。所以你放心,有了Fion经典语录,任何韩国奇人异事,都能笑着面对(好励志)。韩国、台湾生活大PK!当台湾人遇上韩国人,当韩国人遇上台湾人,究竟会有什幺样的火花呢?Fion提出了各种独到的趣味观点,台韩文化差异大乱斗,好想赢韩国啊~~~
「不能坐」的韩国博爱座,让我对老人们的善意归零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

申博太阳城_518纵博官网|推荐最优惠活动|最精彩的生活|网站地图 sunbet360 菲律宾申博企业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