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关注行业 >2017朵拉作品鹭凯生态农庄朗诵会即将开启 >

2017朵拉作品鹭凯生态农庄朗诵会即将开启

来源: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518纵博官网     2020-08-09 10:10:37     阅读次数:626

应龙海鹭凯生态农庄总经理张松勇先生的邀请,马来西亚着名作家朵拉作品朗诵会将于于龙海双第华侨农场鹭凯生态农庄举行。

                       朵拉简历
        朵拉•原名林月丝,出生于马来西亚槟城。专业作家、画家。祖籍福建惠安。在中国、台湾、新加坡、马来西亚出版个人集共48本。现为中国大陆《读者》杂誌签约作者、《郑州小小说传媒集团》签约作家、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理事、世界华文作家交流协会副秘书长、中国王鼎钧文学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大马华文作家协会会员、槟城水墨画协会顾问,马来西亚TOCCATASTUDIO艺术空间总监,槟州华人大会堂执委兼文学组主任。小说《行人道上的镜子和鸟》被译成日文,并在英国拍成电影短片,于日本首映。作品发表在《北京文学》《雨花》《香港文学》《文汇报》《解放日报》《羊城晚报》《新民晚报》,台湾《联合文学》《联合报》《中国时报》《自由时报》《中华日报》等。多篇小说改为广播剧在大马及新加坡电台播出。曾获读者票选为国内十大最受欢迎作家之一,文学作品译成马来文、日文等。散文及小说作品被收入中国多家大学、美国加州柏克莱大学分校、新加坡、香港、马来西亚等大学及中学教材。世界各地画展共60次,包括2016年福建四地巡迴水墨画展《听香—朵拉水墨画展》

2017朵拉作品鹭凯生态农庄朗诵会即将开启             
▲朵拉近影
                   
鹭凯生态农庄
2017朵拉作品鹭凯生态农庄朗诵会即将开启
▲鹭凯风光

  鹭凯生态农庄位于龙海市双第华侨农场,是一个集绿色生态农产品、田园种植体验服务、亲子自然教育、团队拓展、休闲度假为一体的充满浓郁东南亚情调的综合型休闲农庄。在鹭凯这隅处处充满东南亚美丽风情的农庄举办来自东南亚国度的朵拉作品朗诵会,必定是一场充满异国情调的美丽邂逅,必将带给你美妙的艺术享受。                              

2017朵拉作品鹭凯生态农庄朗诵会即将开启
▲鹭凯风光

  2017朵拉作品鹭凯农庄朗诵会
        策        划:蔡文原
        文学顾问:朵    拉
        作品统筹:曾丽琴
        时       间:下午4:30~6:00
        地        点:鹭凯生态农庄
        朗诵嘉宾:(待定)
(参与朗诵者每人选读朵拉闪小说2~3则,也可选择朵拉其他作品,朵拉作品另发,请把选定的作品报曾丽琴老师。)
        活动安排:4:30~6:00朵拉作品朗诵会
                            6:00~7:00晚   (自费,每位                 30元)
                           7:00~8:30娱乐活动   
(交通自行解决,鹭凯生态农庄位于龙海双第华侨农场,前往农庄路线两条,一是漳州南高速口上高速,东泗高速口出高速按路牌指示行走5公里;二是从龙海方向过西溪大桥桥头拐双第农场方向。)

2017朵拉作品鹭凯生态农庄朗诵会即将开启
▲鹭凯风光

           文学小常识——“闪 小 说 "
        闪小说是字数限定在600字内的小说新样式。它既是文学的、具有小说的特质,又是大众的,具有资讯时代多管道传播的特色。这类小说,具有小小说的基本特徵,但又有其自身的特点。具体说,在写作上追求“微型、新颖、巧妙、精粹”。微型,指篇幅超短;新颖,指立意别出心裁;巧妙,指构思精巧;精粹,指言约义丰。

       “闪 小 说 ”之名 源 自 英 文“flash fiction”。西方的“flash fiction”源远流长。其历史渊源可以追溯到伊索寓言,写作者包括契诃夫、欧•亨利、卡夫卡等伟大作家。汉语“闪小说”也可追溯到先秦的神话传说与寓言故事。不过,汉语“闪小说”这一概念则是由微型小说作家马长山、程思良等人于2007年才明确提出与宣导的,因其引领阅读新潮流,迅速风行天下,成为小说家族的新样式。

2017朵拉作品鹭凯生态农庄朗诵会即将开启
▲鹭凯风光

                  花的修行
                       ——朵拉其人其文
                                 曾丽琴

        说到朵拉,略有一点海外华文文学常识的人没有不知晓的——大名鼎鼎的马来西亚华文女作家,既写小说,也写散文,还擅绘画,她的演讲亦非常好听。
        在马来西亚学习与写作华文并不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因此,朵拉到今日都感谢读书时父亲对她华文与书法成绩的重视,这是她一生成就的基础。
         朵拉自小学投稿马来西亚华文报刊获得发表以来,几十年笔耕不辍,如今已在马来西亚、中国大陆、中国台湾等地出版作品四十余部,更有些作品被译成日文、马来文等多国文字广为流传。

        微型小说是朵拉最为专注的文体,亦为她揽获了国内外各种奖项。她的微型小说,正如莫言对其获奖作品《那日有雾》的评价一样:“富有诗意,充满象徵意味”。这既得益于她的水墨丹青,亦得益于她的佛学修养。她曾自述:写微型小说与画水墨画一样,小小的一朵花、一只鸟、一颗石头,都可成为一幅蕴涵深义的图画。而禅宗的以象达意,意在象中亦深深影响了她的创作。她曾以日本觉阿禅师的故事来定义微型小说:“日本的觉阿禅师是首位到中国学禅的人,天皇听说他回日本来了,就请他为自己及臣民说禅。觉阿站在天皇面前,一言不发,然后从衣褶中取出一只笛子,吹了一曲短调,接着非常礼貌地鞠了一躬,从此消失不见。”因是,朵拉的微型小说意象饱满,文字虽浅显但张力巨大。她善用短句,以句成段,而无论是文句还是篇章常戛然而止,收言有尽而意无穷之效。

        其实这些特徵在她的散文中表现得尤为明显。与微型小说相比,朵拉的散文受到的关注较少,这或许是因为散文是一种不容易进行批评的文体。少有的几篇朵拉散文研究,亦主要是从游记的角度展开。而我却以为,朵拉最精彩的散文是那些篇幅短小,总如镜头般只摄取一幅画面的饮食劄记、花语心事、世事观感。这些文章比较集中地收录在她近些年出版的《自说自话》、《小说吃•情意茶》(大陆版书名为《幸福的味道》)与《一朵花的修行》三本书中。读这些散文就如在读古代小品文——我说的倒不是时下十分流行看似闲适实则做作的明清小品文,而是说它颇得南朝刘义庆《世说新语》与北宋洪迈《容斋随笔》这类小品文的意趣。她注重的是象与悟。比如她写泉州刺桐,最后悟出:“上天确实是公平的,红花不香,香花不红,有幸遇见豔丽火红的刺桐,让我更深刻地明白一个道理,生命中永远有遗憾。”比如她谈台湾太阳饼,盛名之下并不真那幺美味,即反思:“有时候我们为了一个名字,爱上一种食物,只是爱上,不是爱吃。有时候我们为了爱情本身而爱上一个男人,完全不是因为那个男人。”比如她谈生活,西西弗斯的悲剧,“推上山滚下山再推上再坠再上再下”,然而生活就是如此,因此,只好“不厌其烦”,只好“在上下的山路上,尽力而为,且自得其乐便是。”微文大义,直击读者内心,难怪《香港文学》总编辑陶然先生称讚她有一支神来之笔,总是能将随手拈来的题材引向别处风光,进而达到哲理的奥境。

        朵拉创作凡四十余年,家庭社会,亲情爱情,各种人情世态自是无所不包,然而最为其所关注的当属女性的情感与命运。她的微型小说,写尽那些虽称现代但情感上仍以男性为支点、自甘矮化的女子。她的散文,亦时时对此旁敲侧击、发出警示。朵拉认为迄今为止仍有女性不认为自信自强,拥有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重要,这是一种悲哀,而男性到今日依然具有传统式的宰製女性的愿望,又是另一种悲哀,因此,她要以文章来对男权社会做一种安静的反抗。这是自1989年她接触台湾女性主义以来持续不断思考的主题,甚至于专为此在九十年代赴厦门大学进修相关课程。

        朵拉看似外表柔弱、举止沉静,实则内心坚强,浑身充溢着满满的能量。她不只是作家、艺术家,她还承担着许多社会事务。她曾是马来西亚最主要的文学杂誌《蕉风》双月刊的执行编辑、马来西亚棕榈出版社的社长,并曾担任过马来西亚华人作家协会理事,现在则主要担任马来西亚槟州华人大会堂执委兼文学组主任、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理事。朵拉策划过的文学奖、艺术节与画展不计其数,影响力兼及台港澳三地与东南亚各国。她还不辞辛苦行走世界各地,参加各种文学、艺术会议并演讲呼吁,告知世人女性写作、中国海外华文写作的艰辛与坚持。 

        所以,朵拉,既是作品诗气禅意的朵拉,亦是行世勇敢坚毅的朵拉。这两者并不矛盾,正如她所画之荷,是在底下的困扰与奋争之后才终于浮出水面,呈现天然去雕饰的清丽脱俗。而似此若以朵拉的笔法,她一定会淡然写道:一切,都只是——花的修行。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

申博太阳城_518纵博官网|推荐最优惠活动|最精彩的生活|网站地图 律宾申搏sunbet官网 申博66psb